华为被拘251天前员工:并非主动曝光 希望和华为沟通

2020-03-10 投稿人 : www.chacha360.com 围观 : 1823 次

对话华为员工251天前被拘留:非自愿暴露,希望与华为沟通

30万元遣散费变成了“敲诈钱”。华为前员工李宏远被拘留251天的事件仍在继续发酵。

11月28日,一份自我报告《刑事赔偿决定书》向公众披露了华为与一名前员工的旧纠葛。

李宏远2005年加入华为,2018年1月离开。由于离职补偿金金额与公司意见不一致,双方同意对李宏远和73元进行补发。

2018年3月,李宏远原部门的秘书通过私人账户转账给他。98元(税后金额,交易汇总为“遣散费”)。

但2018年12月16日,李宏远因涉嫌敲诈勒索被深圳警方拘留,并于2019年1月22日被捕。然而,由于“犯罪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他最终于2019年8月23日被释放,并被拘留共251天。

事件一经曝光,就受到了外界无数的关注。所有人都怀疑李宏远当初是否被所在部门恶意诬陷,要求对其辞职进行赔偿。

11月30日,李宏远在华为语音社区发帖《给任总的一封公开信》。上面写着:“我今天不是有意在互联网上看到公众意见。我当然会要求公司做出解释,但我绝对不希望事情变成这样。”

12月1日下午,《接口新闻》采访了被拘留的客户李宏远。他恢复了从华为离职到成为公众舆论中心到界面新闻的整个过程。

华为官员直到发布时才对此事做出回应。

以下是采访:

界面新闻:你自愿透露的吗?为什么它在8月发行,现在曝光了?

李宏远:我没有主动揭露。我于8月获释,但上周三获得了国家赔偿。网上曝光的是《刑事赔偿决定书》,这是上周才公布的文件。

收到补偿金后,我很开心,我把这个决定告诉了华为前员工的维权小组,希望有人能帮我发到华为语音内网,恢复我的名誉。结果,我不知道是谁把它送到了外面,我自己也非常焦虑。

接口新闻:你能简要总结一下你在华为的经历吗?

李宏远:2005年10月,我离开浙江巨化集团,加入华为杭州公司,从事企业安防及仓储产品线的研发。后来,我被调到印度的呼和浩特和新德里做营销和销售。我还在网络能源产品线的营销工程部担任秘书。

我在华为的最后一个部门是太阳能逆变器业务部,它独立于公司的主要流程运作。我带领一个89人的小组来整理业务流程。

当我第一次加入华为时,我在15年级,月薪9000元,比我当时月薪2000元高很多,所以我来了。在过去的12年里,我的收入翻了一番(公司没有亏待我,这也是我举报的动机),但我的级别没有改变。

从2008年开始,我成了华为的股东,有一点股份和一点奖金。2018年1月,我离开了华为。

接口新闻:你为什么离开华为?

李宏远:我从事的逆变器行业是一个靠政府补贴生存的行业。销售毛利很低,赚钱的唯一方法是扩大规模。该部门的欺诈行为很早就开始了,该公司在大量资金占用、存储和库存方面承受了巨大损失。因为我对华为的感觉,我觉得我必须遏制这种不健康的趋势,所以我在2016年11月报道了这件事。

报告后,我明显感觉到主管开始针对我。例如,他不同意我出差,例如,当我的员工离职时,我不得不填补空缺,但他也不允许我喜欢的人调入。

接近2017年底,是我续约的时候了(华为员工的合同每四年签一次)。我仍然想留在华为,但是主管直接告诉我公司不会和我续约。

我尊重公司的选择,但是因为我已经被雇佣了12年,根据劳动法,如果我已经被雇佣了10年以上,我可以签订没有固定期限的劳动合同,公司应该遵守劳动法来补偿我。

Interfa

谈判过程持续了两个小时。我在中间说说笑笑。我没说任何关于勒索或之前报道的事情。

界面新闻:你最终得到了多少?

李宏远:2018年3月8日,我来深圳签署确认函。下午,我从何书记和周书记的个人账户上收到约30万元的转账。

我想知道为什么这是一个私人账户,于是打电话(华为人力资源热线)询问原因,但对方说这是我们部门的事,不在他们的控制之下。后来,我还向税务部门反映,这笔钱我没有缴税,税务部门通知公司补税。

界面新闻:私人账户转账合理吗?目的是甚麽?

李宏远:我不知道,但我知道不少于5名华为同事的遣散费是通过这种方式获得的。我认为这是华为的灵活方法。

接口新闻:这个补偿和你之前协商的数字一致吗?

李宏远:比赛。然而,当时承诺给我的年终奖没有给,所以我在11月7日起诉了华为。我想拿回我的年终奖金,总计20多万元。

关于此事,1月22日华为向法院提交了部门评估会议纪要,说我表现不好。华为说这就是它不给我年终奖金的原因。然而,会议记录中有许多疑点。

接口新闻:当你为了年终奖金起诉华为时,你是被捕的导火索吗?

李宏远:我不知道,但是我在12月16日被抓了。

接口新闻:你在等待起诉结果的时候做了什么?

李宏远:我一直在看守所,什么也做不了。

界面新闻:谈谈你被捕的过程。

李宏远:我被抓的时候还在睡觉,我的家被搜查了。警方告诉我,华为报案并逮捕了我,因为我涉嫌侵占。但是当我到达警察局时,我的罪行变成了泄露商业秘密。

界面新闻:你曾经泄露过商业秘密吗?

李宏远:我想我没有。

华为向警方出示了证据,证明我复制了华为系统内的文件,并说我打印了一些内部信息。我确实复制了华为的文件,但我复制的所有宣传材料都是给客户看的。它们没有被分类,而是得到了领导者的认可。至于印刷材料,有数百种,但都是工作所需要的。

接口新闻:在之前的采访中,你说你妻子在四月份提交了你和人力资源部的记录。为什么你到现在才提交呢?

李宏远:4月16日,检察官第一次来找我。我只知道华为人力资源部何某说我敲诈了30万元。这就是我被抓住的原因。第二天,我见到了我的律师,让她告诉我妻子去找录音,并在4月份把它交给了检方。

界面新闻:证据在四月提交。你为什么在八月被释放?

李宏远:我不知道。事实上,7月份,何某已经改变了自己的说法。他说我没有勒索钱财。

接口新闻:拘留后你和华为联系过吗?

李宏远:没有交流。我和我的家人没有去过华为,华为现在也没有来看过我。

界面新闻:在251天的拘留期间,你经历了什么?

李宏远:想想你未来的生活,和你的律师一起想办法。我母亲在一周内瘦了6公斤,在此期间我祖父去世了。我认为这个事件也刺激了他。非常抱歉,我没能最后一次见到他。

界面新闻:有些人质疑你最初的报道动机并不简单。

李宏远:社会规律对自己是主观的,对别人是客观的。通过向他人提供价值来实现自己的价值。报告这件事本身对公司有积极的影响,甚至在某些时候为有关各方设立奖励和保护措施。因此,想通过报道获得与高级官员交谈的机会并不违反道德和法律。

界面新闻:你现在还想要什么?

李宏远:我还是希望和华为沟通。仁宗最好亲自来和我沟通。占用他老爸30分钟的时间。毕竟,之前与何总沟通的结果并不意味着该公司的行为无效。我很害怕。

界面新闻:你对未来有什么计划?

李宏远:我正准备开始自己的事业,我会尽我所能防止这种事情在我们国家发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