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毒困扰的不仅有钻石公主 天津曾面对另一艘病邮轮

2020-03-06 投稿人 : www.chacha360.com 围观 : 1194 次

来源:中国是直达车

今天,日本“钻石公主”的最后一批符合“核酸检测阴性且不与感染者密切接触”标准的乘客下船。

船的门被打开了。

2月19日,为期14天的隔离期结束,日本开始疏散首批500名乘客。10多辆公共汽车将这些乘客带到多个交通枢纽,乘客可以自己乘坐公共交通工具回家。

然而,随着“钻石公主”号游轮门的打开,符合离船标准的乘客是否会成为潜在的传染源以及如何妥善管理仍滞留在船上的乘客仍有待解决。

日本卫生、福利和劳工部长加藤胜信说,下船的乘客可以回家正常生活而不会被隔离。有关部门将通过电话询问来监测这些乘客的健康状况。

大多数人都不知道当世界关注钻石公主的烦恼时,中国天津也遭遇了一艘被冠状病毒困扰的号游轮!

不同的是,面对病毒威胁,天津只花了24小时就处理掉了这艘游轮。

另一艘船

1月20日,载有3706名游客和1100名船员的“科斯塔塞莱娜”号游轮从天津国际邮轮母港出发。

1月23日,邮轮在萨斯波港停靠。船上15人出现发烧症状,包括2名儿童和10名外国水手。

1月24日,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防控指挥部接到“赛琳娜”的紧急报告。

1月25日凌晨1: 00,天津指挥部下达命令,立即组织专家和医务人员登船取样,进行流量调整,以便现场掌握情况,为进一步决策提供依据。很明显,海关、卫生和卫生委员会等部门将组成一个紧急小组前往安克雷奇进行登船检查。

东江海关接到工作指令后,及时研究形成邮轮应急预案,严格执行防疫控制措施。经研究,决定由王凤新副局长带队,临时组建疫情应急小组。

集团成员之一的天津东江海关总监李在接受中新社中国快报专访时表示,现在回想起来,最明智的做法是天津立即取消了“哥斯达塞莱娜”号的下一次航行,并没有让3700名乘客上船。

天津东疆海关办公室主任 李文鹏 摄

天津东疆海关关长李

1月25日上午6: 30,处置人员登上“科斯塔塞莱娜”号,穿上防护服,充分了解船上人员进行自我保护后的情况。一是开展体温监测、流量调节、医学调查和发热旅客采样。二是开展医疗检查,重点是湖北游客。

天津东疆海关办公室主任 李文鹏 摄

天津东疆海关关长李

一个来自武汉的三口之家引起了处理人员的注意:一个人体温37.4度,一个人流鼻涕。处置人员高度警惕,要求三人严格执行机舱隔离措施,并从一个家庭的所有三名成员中收集样本。

12: 00,疫情应急小组最终完成了船上所有呼吸症状人员的17份样本采集,并立即联系直升机将样本送至实验室进行病原体检测。随即,机上148名湖北乘客被逐一调查。每个乘客的房间都进行了详细的调查。对调查中发现的26名在14天内到过武汉的乘客进行了初步流量调整,重点是他们的旅行史和健康状况。除了武汉的三个家庭,其他乘客中没有发现呼吸道症状。

天津东疆海关办公室主任 李文鹏 摄

天津东疆海关关长李

李说照片中所有穿着白色防护服的人都是海关人员。海关官员在港口的职责是防止传染病的传播。

天津东疆海关办公室主任 李文鹏 摄

天津东疆海关关长李

1530时被带走。实验室检测显示,除了新型冠状病毒肺炎外,所有17份样本均为阴性。

20:30左右,游客们开始一个接一个地下船。场面井然有序。大约22: 30,3706分时

在从游轮“戈希达塞莱娜”下船的乘客中,35名湖北游客因疫情影响暂时无法回家。滨海新区卫生委员会、公安局、交通局等部门共同努力,成功将35名湖北游客安置到新区政府招待所。每个房间都配有温度计,每天早上8点和下午4点监测游客的体温。

再次回顾钻石公主的时间线。

1月20日,“钻石公主”号客轮在日本横滨启航。

2月1日,“钻石公主”号邮轮在日本冲绳那霸停留,返回横滨。1月25日下船的一名香港中国游客被确诊。这时,发烧和咳嗽的病人开始出现在游轮上。

2月3日,“钻石公主”号客轮停靠在日本横滨。卫生、劳动和福利部登上该船,开始对其人员进行检疫。前31次病毒测试显示,10人被确认感染。

2月5日,日本厚生劳动省宣布游轮上的所有人员将在海上隔离14天。

在此期间,疫情在“钻石公主”号邮轮内迅速蔓延,累计确诊病例数迅速超过100例,从10例增至218例和454例.

截至2月20日24时,船上确诊的新发肺炎病例累计已达634例。

关于钻石公主遇到的麻烦,天津东江海关关长李告诉新华社,日本对直通车记者不够重视。日本没有对游轮采取必要的隔离措施。管理混乱。这只是形式上的孤立。乘客可以在船上自由行动,对近距离接触没有严格的控制。

李说周一他给当时发烧的科斯塔赛琳娜号上的乘客打了一个电话。目前,这些乘客仍在滨海新区政府安排的酒店内,没有任何症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