征战海外电影节 中小成本影片“自救”

2020-03-10 投稿人 : www.chacha360.com 围观 : 1837 次

海外电影节低成本电影的“自助”

作者:葛一婷

对于低成本艺术电影,它通常通过参加电影节来积累知名度和传播口碑。这些在国内和国际电影节上备受关注的电影,从全球首映到电影上映通常要经历六个月到一年的周期。然而,由于这一流行病的影响,一些正在进行的项目被搁置。对此,独立电影制作人王乐妍说,“面对这种流行病,电影业并不特别。即使我是一个实践者,我也会等待。”

受新一轮皇冠肺炎疫情的影响,一些影视公司面临倒闭,一些正在进行的项目被暂时搁置。在这个不寻常的春节,一群中国电影人把他们的新作品带到海外,向世界展示中国电影的最新实践。

鹿特丹一月寒冷潮湿,聚集了来自世界各地的电影从业者和观众。始于1972年的鹿特丹国际电影节经过近50年的发展,已经成为欧洲最受欢迎的电影节之一。这个电影节鼓励新的作者和实验性作品,支持发展中国家的电影创作,尤其是来自中国的作品。正是通过这个平台,娄烨、等第六代中国导演的早期作品第一次受到世界电影界的关注。许多独立的中国电影制作人已经找到资金和资源在这里筹集处女作或新项目。

鹿特丹国际电影节多年来一直表达对中国电影创作的热情和赞赏。连续三年,最高奖项金虎奖被授予中国电影人,通常是授予创作者的第一部或第二部作品。金虎奖2018年授予蔡,2019年授予朱盛泽的《北方一片苍茫》,今年授予郑璐新园的《现在完成时》。

今年,鹿特丹国际电影节每个单元入选和放映的中国作品数量甚至比以前还要多。除《她房间里的云》进入主竞赛单元并获得金虎奖外,《她房间里的云》进入“光明未来”竞赛单元,《日光之下》在该单元进行全球首映,《回南天》、《春江水暖》等中国作品在此放映,《气球》进入电影节合作制作风险投资单元。

这些作品及其创作者向世界展示了中国电影的最新实践和美学探索。在它们的背后是近年来变得着名的电影品牌,如工厂大门、赤腊角的雷迪思和午夜散焦。这些作品可能还没有进入主流的视野,以前卫的表现方式显示出他们独特的态度,这种对艺术的忠诚探索可能为中国电影未来的创作提供经验。

这些作品大部分都是低成本制作的,但几乎每一件作品都有主要创作者多年的心血。在有限的条件下创作原创?缬耙恢笔侵泄懒⒌缬叭思岢值牡缆贰M獠炕肪车牟ǘ赡芑嵩菔庇跋旃蹋换嶙柚顾堑牟?

从2016年5月剧本初稿到2018年6月剧本开始,再到电影和审判结束,历时四年。2020年1月28日,在鹿特丹国际电影节上,高明的《未来信》进行了全球首映。高明多年前拍摄的纪录片《《回南天》》已经进入了国内外多个电影节,《排骨》是他在故事片领域的首次探索。

鹿特丹国际电影节曾引用《回南天》作为中国南方新浪潮的另一个代表作品:“这部电影所传达的南方独特的醉人和潮湿的氛围让人沉浸其中,无法自拔。”《回南天》的制片人兼文学策划人王乐妍记得,在电影首映式当天,深圳的天气有点像电影拍摄地深圳。它也是一个沿海城市。鹿特丹的气压和云层非常低,接近电影中弥漫的情绪。

“回到南方”是南方城市特有的天气现象。在春夏之交,冷空气和暖空气的结合会在空气中凝结大量的水分。在深圳生活和工作多年的高明,对气候和情感之间的关系有着深厚的感情。他希望用这样一种天气现象来讲述两个男人和两个女人情感交织的故事

万玛才旦和耿军监制了《回南天》。摄影导演Takarazuka Longzhi的加入为这部电影在南方城市增添了独特的魅力。他的电影《回南天》也获得了金虎奖。《回南天》的制作人是工厂的大门和珍贵的图片。联合制作人是艾奇艺术电影公司。作为一部作者的电影和一部艺术电影,《回南天》将首先选择电影首映式:“对于作者的电影来说,不管它有多大,它肯定会想在大银幕上大展身手。”

对于低成本的艺术电影,他们通常通过参加电影节来积累热量和传播口碑。这些在国内和国际电影节上备受关注的电影,从全球首映到电影上映通常要经历六个月到一年的周期。鹿特丹国际电影节是电影节的第一站。

目前,王乐妍正在推进两个项目。《鸡蛋和石头》和万玛才旦的新电影《回南天》已经完成,电影节也相继推出。但是,由于疫情的影响,影院何时恢复正常运营等不确定性,使得相关的发行工作有所延迟:“我们同时也在寻找合适的发行公司进行谈判,谈判结束后我们仍然面临着时间表的选择。我们不能停止工作。我们现在正在推进其他项目的开发和准备,并与导演讨论剧本创作。这不会拖延。”

作为电影从业者,独立电影人和王乐妍也在密切关注疫情。他指出,毫无疑问,电影和电视业受到了影响,包括推迟回收电影院的分配端,关闭正在拍摄的项目等。目前,这些损失无法具体评估,行业从业人员也在努力自救。

根据横店影视城发布的消息,影视企业将于2月13日恢复第一阶段工作:“春节期间,影视企业(制作团队)的员工都是本地人。未进入重疫区、未参与重疫区人员接触、已落实防控措施的重点影视企业,经批准后优先复工。”

王乐妍说他希望国家能在税收水平上给予电影业和其他行业更多的支持。他认为,减税是恢复政府中长期财政收入和扩大财政资源的基本措施。“疫情是不可抗力,每个人都必须面对。电影工业刚刚被讨论得更多了,有更多的工业比我们的更迫切。面对不可抗力,首先要解决的问题是医疗,然后是日常生活,食物,衣服,住房和交通。这是人类生活的基础。电影是一个行业。面对这种流行病,它并不特别。即使我是一个实践者,我也会等待一段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