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小时待命 看普陀城管如何化身“医疗队”

2020-03-09 投稿人 : www.chacha360.com 围观 : 1745 次

1月27日,区城管执法局机动队办公室响起了刺耳的铃声,来自区集中隔离观测点的消息是:“紧急安排隔离人员的转移车辆,请安排区城管执法局成员,带车辆支援!”从那天起,由区城管队组成的“防疫保护突击队”驻扎在集中隔离卫生观察点,作为机动转移队的成员,负责将被隔离人员安全转移到集中观察点。

从年初三开始,第一批三名突击队员、袁阳和就坚守岗位。随着该区第二个集中隔离卫生观察点的启动,廖和周已被编入原突击队。地区城市管理流动小组组长王少伟表示,在这段时间里,我们和观察小组相互配合默契。然后我们将继续坚持下去,共同保护这个“抗击流行病的特殊战场”。

“我是党员,关键时刻我会第一个去!”回顾他在任务开始时的感受,王少伟承认他并非没有恐惧。“但我想我是党员。我不能害怕。我必须去关键时刻!”在卫生监督员的培训下,王少伟和团队学习了如何穿戴防护服和其他全套设备,并了解了转移过程的每一个细节和注意事项。“打开窗户,给道路通风,不要打开空调,下车前杀死车辆……”。

一丝不苟的专业保障措施,一个接一个,鼓舞了王少伟和他的团队成员。“这并不像我们一开始想的那么可怕。只要我们注意自我保护,小心谨慎,我们就能做好。”

城管队员都是“又高又大”,但每次他们脱下防护服时,都必须更加小心翼翼。“自我保护不应该粗心大意,脱下防护服是最重要的,因为由于身体原因很难脱下,而且它需要团队成员的帮助才能顺利脱下。整个过程至少需要20多分钟。”当他们脱下防护服时,队员们已经湿透了,他们的脸和头发都被汗水覆盖了。

除了体力消耗,城管队员还经常要解决相关人员的心理问题。起初,当下一个社区进行运输时,团队成员经常面临隔离人员的情感负担。“你想送我去哪里?我能孤立自己吗?”面对这样的疑问,王少伟和他的团队成员大多是积极的解释和劝说。

"许多人没有集中隔离的概念,有抵触情绪。我们会告知他们观察站的环境卫生和安全,并确保有适当的保障措施令他们放心。」袁阳曾经遇到一个不愿合作的孤立对象。从外地来到上海的李艾波娃想找一个小旅馆住下。当她看到转车时,她不停地挥手说:“别抓我。”这时,袁阳和蔼地对老太太说。

袁阳:老太太,你不知道自己是否感染了病毒。在外面睡觉和吃饭是非常危险的。跟随我们接受专业健康观察。14天后,不会出现任何症状,您可以放心。袁阳趁机向女人介绍了集中观察点的生活和医疗条件,如隔离每个人的单人房间、保证一日三餐、定期全面消毒等。

袁阳:奶奶,你来上海的时候,一定要对上海有信心!听完袁阳的话,李亚波慢慢放下疑惑,跟着转移车来到隔离点。每一次转移都是一次考验。

在去公交的路上,城市管理团队总是全神贯注。“由于一些客观因素,我们这些熟悉地形的车手一点也不能放松。”王少伟说,执行任务的每个小组成员只有在部署之前才被告知地点的情况。在流行期间,许多社区被关闭和管理,所以团队成员必须导航和探索

车辆到达观察点后,团队成员需要在外面等待隔离人员检查车辆并进行消毒。在消毒间隔期间,他们穿着薄薄的防护服,像“机器人”一样站在寒风中。消毒剂被多次喷洒在身体上,身体会僵硬,手指会冰凉。为了更安全和持续地战斗,团队成员只能加快步伐和移动肢体。

随着整个转移过程的进行,团队成员经常连续几个小时穿戴防护设备。为了提高工作效率,队员们尽量不喝水,以减少穿防护服。面对寒冷的环境,队员们没有抱怨,而是把所有的心思都放在了任务上。每次转移结束,观察小组的成员都会给小组成员温暖的照顾,有时会给宝宝温暖,有时会给宝宝一杯姜茶。团队成员说,“这种关心让我们从心底感到温暖。”

图片说明:24小时待命的“逆行”现象

深圳的天气仍然寒冷。随着重返工作岗位的到来,转移任务繁重,工作频率也增加了。“隔离转移队的城管队员,收到后请回答,请立即换好衣服,到指挥点领取防护用品。”“接收,立即更改。”像这样的对话已经成为常态。城管人员开启24小时待命模式。当他们收到订单时,通常是在午休时间或回家的路上。然而,他们已经习惯了这种节奏,并且总是带着防护装备,做好准备,尽快行动。

参与转移的五名成员中有四名是党员,包括中队领导、业务骨干和新成员。为了战胜流行病,他们勇往直前。王少伟住在郊区。他的女儿今年已经是高中三年级了。他对不能陪她感到有些惭愧。他只能抽时间给她发微信,“好好复习,听她妈妈的。”

朱振华的父亲病得很重。他很清楚跳槽的风险,只能委托妻子照顾父亲。他在工作间隙打电话给他妻子。“我父亲这两天怎么样?当你完成,当你有空的时候去拜访他,更不用说我在做什么。”王少伟说,“目前,预防和控制疫情是我们的责任。有人曾经问我城市管理与观测点的工作有什么关系。我认为参加这项工作是我们的责任和义务。我们应该尽力完成我们的使命。这是用我们的生命来保护生命。”

当国家和平,人民和平时,他们就是城市管理者。当疫情需要时,他们愿意“反疫情倒退”。在这群逆行的人身上,我们看到了“能吃苦不怕苦”的精神。他们冒着严寒,一个接一个地完成了重要的运输任务。他们用实际行动推断出“无情的流行病和人类有情”的最初意图,并建立了一条抵御流行病的防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