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声鬼才已是英雄迟暮!“狗神”赵伟洲悔不该当年错走一步进中铁

2019-09-28 投稿人 : www.chacha360.com 围观 : 1802 次

原始漫画迷2019.9.6我要分享

俗话说:“人到高处,水往下流。”对于绝对数量的漫画家来说,这是一个好故事。这是一个更高的阶段,意味着更多的人才。空间。仅从漫画界来看,就足以确认。例如:老一辈的高元z和侯宝林,一个在部队,一个在中光。天津方言的着名作家,例如马季,高应培和王培源。

在之前的许多文章中,赵薇洲的相声表演风格,艺术见解和创造力都得到了阐述。最合适的方法是借用刘立夫先生对赵卫洲的评论。刘先生曾经说过:“大秃头(赵未州)两三岁的时候,他手里拿着助手板唱歌,'大big子怎么会这么黑,给孩子喂奶呢?与烟煤竞争?”,这就是他在Wei州的一个小男孩在这里发生的事情。”可以看出,赵卫洲对相声的理解是与生俱来的,这是相声的素材。在青年时期,赵卫洲和王培源曾在天津曲艺青年训练队中服役,其后是朱相臣,白全福,苏文茂等大四学生。在全国各地的城市团体演出之后,大部分时间都花在了祥胜花园和小剧院里。也许许多热爱赵薇洲的歌迷一直对他在2002年央视对话大赛中犯下的低级错误感到遗憾,甚至指责赵薇洲没有以“双泉不是曲艺”而闻名。实际上,赵卫洲的真正错误在于中国铁路艺术团的失误和门槛。听众无法被听众识别,并且演奏水平也不令人满意。关键是中铁的平台虽然高,但没人能长期与他合作。频繁更换合作伙伴将大大降低漫画演员在观众中的知名度。这些年来,赵薇洲并没有帮助赵薇洲提升到一个新的艺术高度,甚至在名声和财富上也没有什么收获。例如,侯耀文的女弟子单莲莉被评为全国一流演员,而赵渭州却没有享受到应有的荣誉。他从天津香生园走出来,同年带着两个白人回到表演艺术的起点。尽管听众并不认为漫画对话已经是英雄,但对于赵炜洲来说,能够忍受一生而没有大名鼎鼎的生活是件好事,多少会让您尴尬和无助。

微信关注:相声迷(xiangsheng-mi)分享相声界不为人知的故事!

本文为一点号作者原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收藏举报投诉

俗话说:“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这话对于绝对大数相声艺人而言都是处世良言,登上更高的舞台,意味着有更多施展才华的空间。单从相声圈来看,就足以得到印证。比如:老一辈的高元钧和侯宝林,一个在部队,一个在中广。文字辈的天津籍相声名家如马季、高英培、王佩元皆是如此。

赵伟洲的相声表演风格、艺术见地以及创作才华在过往的多篇文章里已经详细阐述过。借用评书名家刘立福先生对赵伟洲的评价来概括最恰当不过。刘先生曾说:“大秃子(赵伟洲)两三岁时,手里拿着副板唱'有个大嫂怎么那么黑,养活个孩子赛烟煤',伟洲他打小就是这里的事。”可见,赵伟洲对相声的悟性是与生俱来,天生就是说相声的材料。少年时代的赵伟洲跟王佩元同在天津市曲艺团少年训练队,跟着朱相臣、白全福、苏文茂等相声前辈学艺。后跟随市团全国各地走穴演出,期间大部分时间还是在相声园子、小剧场渡过的。 或许很多钟爱赵伟洲的观众还一直为2002年CCTV相声大赛上他的那个低级失误而惋惜,甚至把赵伟洲没能成名响蔓归咎于“双簧算不算曲艺”这种小儿科的问题上。其实不然,赵伟洲真正的失误在于错走了这一步,踏进中国铁路文工团的门槛。 不是创作出的相声观众不认可,也非表演水平难尽人意。关键在于中铁的平台虽高,却没人能与他长期搭伙合作。 频繁换搭档对相声演员在观众中的知名度将大打折扣。在体制内的这些年,并没能帮助赵伟洲走向新的艺术高度,甚至名利上也收获甚微。像侯耀文的女弟子单连丽多年前早已评为国家一级演员,而赵伟洲并没有因其出众的才华享受到应有的荣誉。 从天津相声园子走出去的他,在花甲之年携手同样两鬓斑白的刘伟重新回归到表演艺术的起点。虽说观众并不会因此觉得相声鬼才已是英雄迟暮,但对于赵伟洲而言,满身好能耐却一辈子没享得大名,多少也会留下唏嘘和无奈。

微信关注:相声迷(xiangsheng-mi)分享相声界不为人知的故事!

本文为一点号作者原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